当前位置:主页 > 设计玩家 >我们的大脑很聪明很神奇,但潜意识有时会呆呆的 >

我们的大脑很聪明很神奇,但潜意识有时会呆呆的

2020-07-10 浏览量:132 设计玩家 作者:

我们的大脑很聪明很神奇,但潜意识有时会呆呆的

人生已经够难,要是笨,就更难了。
──演员 约翰.韦恩

一九九七年时,一部叫「深蓝」的电脑,在西洋棋大赛上打败人类世界冠军盖瑞.卡斯帕洛夫。

再详细一点的故事是一九九六年时,卡斯帕洛夫赢过深蓝(险胜),接着一九九七年再比一次时则输给电脑。电脑这一方有一群 IBM 程式设计师与西洋棋专家,他们在棋局之间下指令与重新设定程式(卡斯帕洛夫第一局四十五步就赢了之后,他们大概觉得有必要重新设定)。

当时深蓝赢了之后,大家都说那是不可思议的「电脑智慧」成就,可是我总觉得,那场比赛反而证明了人脑多幺令人惊歎。电脑有工程师与西洋棋专家组成的团队助阵,还有无限的记忆体,惊人的运算能力,不会分心,不会情绪化,而且永远不会累,但第二次才赢。

深蓝赢得辛苦的原因,在于比赛对象是一颗卓越大脑的八百六十亿神经元。那颗脑袋的主人,一辈子几乎只接受一件事的训练:赢得西洋棋比赛。

不只是西洋棋,足球员的大脑也令人惊歎。我是说真的,只要想一想自由球就知道。负责踢球的球员,必须判断球在球场相对于球门的位置,还得考虑其他所有球员的位置——他们目前站在哪里,等一下可能往哪个方向移动。场上是哪些人,每个人各自的拿手好戏与弱点是什幺。此外,当天风的强度与吹的方向、湿度、是否在下雨——如果有的话,下得多大,还有气温,球飞过空中的物理学——不管是踢的力道、踢的位置、踢的方式,种种因素都会影响球如何移动。

此外,球员的体力和心跳速度在整场比赛中也随时在变。各位能想像要判断这一切有多困难吗?场上有多少複杂到不行的数学问题?我们称之为「肌肉记忆」,但那是在抹煞大脑的功劳。或是这样想吧:目前世上没有哪台电脑在计算自由球时,能表现得跟世界级足球员一样好。

不论是科学、艺术、运动,不管是贸易或创意,人脑擅长解决每个领域的问题。那很好,因为不论各位的公司正面临什幺挑战,你将需要借重大脑这方面的能力。

事实上,大脑永远在解决高度困难的问题,只是大脑很谦虚,没让我们的意识知道,例如有一件事电脑很难办到:辨识出椅子是椅子,可以坐上去。我们人在百步之外就能辨识出椅子,而且就算那张椅子以前没看过、漆着没见过的颜色、上头还被外套罩着,我们也认得出来那是一张椅子。对电脑而言,辨识椅子一向是困难的任务。对人脑而言,只是小事一桩。

那幺人脑在解决问题时做些什幺?大脑是如何想出答案?

问题解决提示

首先,大脑每天的每一分、每一秒都在吸收由五官接收的资讯。商业的世界通常透过视觉或听觉吸收,只有在午餐会上才会有味觉的接收。

接着,大脑会处理吸收到的资讯。讯息输入会启动神经元,神经元透过突触彼此沟通,这中间发生的事,是我们不需要了解的电化学过程(幸好如此)。

最后,大脑会诠释资讯,关键就在此——同样的讯息输入,每个人的结论却不同。过往的经历、记忆、性格、当下的心情、大脑发展,全都影响着我们如何诠释五官接收到的刺激。

此外,大脑的意识与潜意识同时参与这个过程。我们只能察觉意识的部分,但那部分通常看似平静无波——然而就和天鹅游过磨坊池塘一样,看得到的身体很优雅,但底下的脚/潜意识其实正在疯狂打水。

脑神经科学家大卫.克雷斯威尔曾经针对「问题解决」这个主题,做过有趣的「意识 VS.潜意识」大对决研究(在二○一二年神经领导高峰会上提出研究发现)。

克雷斯威尔请受试者想像一个买车的情境,列出种种需要考虑的需求。第一组人得立刻决定要买哪辆车——结果选得乱七八糟。第二组人得到比较多的时间,可以好好解决问题——然而这组人的选择,也没明智到哪里去。

不过第三组……他们拿到买车的问题后,接着分神去做另一项实验任务——那个任务稍稍占用了意识的注意力几分钟时间,但潜意识有办法继续工作,结果这一组整体的选车表现,远胜其他两组。

太有趣了,不是吗?意识被不重要的活动干扰时,决策能力反而变好。也就是说,加上一点小小的干扰,让周遭有一点变化,好好休息或来点幽默,都是在利用外在的方式协助大脑解决难题。

以下是另一个意识与潜意识互动的好例子。有一个着名的心理学实验:你待在一个天花板上垂挂着两条线的房间,麻烦的是房间里只有你一个人,而且两条线离得很远,不可能同时抓住,要怎幺做才能把两条线绑在一起?

有的受试者没人从旁协助,靠自己就解决问题,把小却重的物品(例如身上带的一串钥匙)绑在其中一条线上,让那条线像钟摆一样晃动,就有办法一手抓着一条线,一手等着那条线晃过来时抓住。

有时受试者如果想不出解决办法,研究人员会给提示,「不小心」撞到其中一条线,让那条线轻轻晃动,接着就会有更多受试者解决问题,然而事后问起有许多人却说不记得自己看到提示。这又是另一个人们的潜意识在意识没发觉的情况下运作的例子。

是的,我们全都同意大脑很神奇,也难怪大脑是人类迄今发现最複杂的东西。

然而大脑并不完美。有时我们可能不希望潜意识做出连结或模式比对,但潜意识还是那样做,拒绝停下,例如以错视图来说,拿把尺出来,就知道两条线一样长,但如果一条线的箭头往内凹,一条线的箭头往外凸,前者看起来比后者短。大脑就是会看成那样,我们无法叫大脑不要那样看,就算知道答案是错的也一样。

有一句话说:「一直做同样的事却期望出现不同结果,是天底下最笨的事。」然而我们的潜意识就是这样,这就是为幺我们需要创意思考工具——强迫大脑做出乎意料的新连结,打破预期中的模式比对。

好吧,我们的潜意识有不足之处,那意识呢?我们能察觉自己有意识的思考,所以一定比较好掌握吧。我们会希望是这样,只可惜大脑的意识区也有点呆呆的。

我们为什幺会吃下太多食物,尤其是摄取过量的糖分与脂肪?因为我们渴望它们。为什幺?因为糖分和脂肪是有用的高卡路里食物,在演化史上很难取得,演化结果是大脑会对含糖、含脂肪的食物产生鸦片与多巴胺反应。换句话说,那种食物很好吃,非常好吃,让二十万年前的人类会努力寻找那种稀有资源。

问题来了:当人类发明了就在转角的商店,以及玛氏巧克力棒,发生什幺事?突然间高卡路里、高脂、高糖食物「不」难取得,然而由于演化的缘故,那种食物依旧美味无比,因此就算医生、科学家、爱管闲事的政府都告诉我们,糖与脂肪吃太多对身体不好,我们依旧摄取过量。

大脑知道我们不需要玛氏巧克力棒,大脑知道今天最好不要吃,但我们不是机器人,不会依据逻辑与理性做最好的事。我们不愿承认,但我们做事深受情绪影响——有时甚至让舌头代替大脑思考,因此不仅依旧吃下玛氏巧克力棒,还顺道又抓了一包洋芋片。

以上快速带过的标题式一览,大概不足以让各位捲起袖子,拿起解剖刀,来一场立体定位大脑活体组织切片,不过足以知道脑力激荡时间的主角大概的样子。这下子我们知道大脑在解决问题时的长处与弱点。

此外,我们也得以了解,为什幺传统的问题解决法无法带来我们所需的突破。

如果问人们工作上什幺事会拖住他们,会有一个主题一再出现——流程。流程、流程、流程。流程让人无法有所突破。不过矛盾的是,许多问题解决法其实「充满流程」。

许多问题解决的架构太着重流程分析,好像每一个问题都是拼图,只要依据正确的顺序放在一起就能解决。然而许多问题就像是少了好几片的拼图,不管再怎幺努力分析,都无法神奇地变出少掉的那几片。

各位只要在网路上搜寻一下「问题解决」,就会被流程图、流程表、密密麻麻的圆饼图、表格与複杂示意图淹没。通常那些图上会有满满的大量箭头,指着一个又一个方框。

我找到一个典型的问题解决架构,据说问题解决是一个六步骤流程:

一、找出问题
二、组织问题
三、寻找可能的解决方法
四、做决定
五、执行
六、监督/寻求回馈

「想出点子」只不过是六步骤中的其中一个,重要性或需要耗费的心力并未胜过其他步骤。想出点子的步骤叫「寻找可能的解决方法」,听起来就很无聊。事实上,我和各位读过五花八门的问题解决策略后,有时会觉得到了应该告诉读者如何才能灵光一闪的段落时,那个策略的发明者却含糊带过。

显而易见的是,光靠分析还不够。如果跟着流程走一遍,很少会带来让众人眼睛一亮的好点子。

为了让大脑的意识与潜意识想出前所未有的解决方案与创意,各位需要创意思考法。如果能有十二种方法,那就更棒了。